导师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 >> 导师风采 >> 正文

第二十三期:学者气度,大家风范——程志华教授访谈录

发布日期:2022-10-19    作者:记者:孙笑娟 张泽 郭星瑶     来源:     点击: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人生不止柴米油盐,还有精神和向往。龙应台说,如果文学让你看见水里白杨树的倒影,哲学便可使你从思想的迷宫里认识星星,从而有了走出迷宫的可能。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采访到了程志华教授,跟随程教授走进哲学的世界,感受哲学的魅力。

 

程志华,博士生导师,入选国家“万人计划”,为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为河北省杰出专业技术人才、河北省优秀社科青年专家。兼任中国现代哲学研究会副会长、教育部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中国实学研究会理事、河北省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河北省儒教研究会副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为儒家哲学和中西比较哲学。近年来致力于现代新儒家研究,以牟宗三为核心,上溯到乃师熊十力,下委到台湾“鹅湖学派”,出版了现代新儒家“祖孙三代”式的系列成果:《牟宗三哲学研究》《熊十力哲学研究》和《台湾“鹅湖学派”研究》。在《哲学研究》《哲学动态》《中国哲学史》《文史哲》等著名刊物发表文章70多篇,其中在《哲学研究》发表论文10篇;多篇论文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和《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转载。著有《中国儒学史》(上下册)《台湾“鹅湖学派”研究》《熊十力哲学研究》《中国近现代儒学史》《牟宗三哲学研究》《困境与转型》等专著6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和河北省社科基金项目等7项。《熊十力哲学研究》《牟宗三哲学研究》分获河北省第十四届、第十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台湾“鹅湖学派”研究》获河北省第九届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一等奖,《困境与转型》获200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

 

1.程教授您好!您在哲学研究领域成就斐然,请问最初是什么契机让您走上了哲学研究之路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契机,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哲学,考大学的时候,我填的所有志愿全都是哲学专业,然后本、硕、博也都是学的哲学专业。我打心底里就喜欢哲学,因为我喜欢也愿意思考问题,并认为它是一种由衷的乐趣,没有任何功利因素。哲学是一门形而上学科,能够在形而上的层面有一些思考,对人生、对社会、对整个宇宙世界有所感悟,是一种内在的快乐。兴趣爱好是最好的老师,只要对某一个事情有兴趣,那就是最好的契机。

 

2.在人们的印象中,“哲学”是个抽象而深奥的概念,十分难懂。请问在您看来,“哲学”的概念如何诠释?

哲学一般都被定义为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问,这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概念,在我看来这种观点太泛泛。哲学更具体来讲,是对于事实与价值超越地研究的学问。“休谟问题”指出:任何的事实判断后面都跟着一个价值判断。由此问题出发,我得出上述结论。首先,事实与价值是哲学研究的对象,世界无非由事实与价值构成,无一例外。其次,哲学与其他学问的区别在于,它必须是超越层面的研究,“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哲学研究形而上的层面凝练出来的问题,比如人的存在问题、人的价值问题、存在与价值的关系问题等,而经济问题、社会规律问题、自然科学问题等具体问题,都是由具体学科来研究的。

“美”的问题来作例证,说明哲学和具体学科的差别。艺术的审美是研究器物,比如一个工艺品、一个书法绘画作品等,研究这些东西给你带来的感官上的愉悦,形象的美。哲学的“美”却研究引起这种美的根据、相关的概念、意义和最终的归宿。具体事物的审美不是哲学研究的对象;哲学的“美学”是形而上的学问,不同于文学、艺术的“美学”。

 

3.哲学是形而上的学问,那么研究哲学对我们具体的学习和生活有什么作用和意义呢?

谈到哲学的功用,有人把它概括为“无用之用”,我们不能按照平常的功用概念来理解哲学的用处,因为哲学不是直接能带来实际功用的学问。但哲学是“无用之大用”,它的功用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提供知识功用,即给我们关于事实的形而下的研究提供根源,提供基础,我们探讨知识的根本依据都是哲学。另一种功用是提供价值之用,在生活中,我们其实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做价值的判断和价值的抉择,大到国家社会,小到个人生活,无一例外。价值抉择的基础就是价值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也许你没有明确意识到,但你绝对离不开它。

哲学不能直接带来名和利,却是思想的源头和最终的归宿,对人生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是“无用之大用”。

 

4.我们知道,您的研究方向之一是中西比较哲学。您认为中西方哲学有什么异同呢?我们在看待中西方哲学的时候,应秉持什么样的态度?

中西比较哲学是我特别感兴趣的方向,在研究中发现中国人和西洋人的思维模式、研究方式、研究手段和结论等都不同。如果说到中西哲学的异同,我认为首先是同。因为都是哲学,都是对事实与价值超越地研究,更主要的一点是哲学都源自于人性,没有人就没有哲学。中西学者研究哲学时,首先都是基于人的存在,他们肯定人之间更多的是同而不是异,所以中西方哲学更多的是相似之处。所谓不同,都是相同基础上的相异。

现在有一种倾向是夸大中外哲学的差异,这其实不太符合哲学学科的实际情况。在中外哲学交流碰撞的过程中,不管是中国哲学还是外国哲学,谁有了优秀的创新的地方,都应该被我们汲取、继承和发扬。熊十力先生曾经说过,哲学是不分中外的,不能因为地域而过分强调文化差异。总而言之,古今的问题也好,中外的问题也好,谁能最好地解答当时的哲学问题,其结论都应被广泛认可。

 

5.有人认为,中国古代哲学灿烂辉煌,源远流长,而中国近现代就没有了自己的哲学。当今时代中国哲学的发展情况如何?对此您如何看待?

辩证地说,中国古代哲学确实灿烂辉煌,孔孟老庄是可与古希腊哲学家相媲美的大家。近现代我们能真正在国际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哲学家,确实不多。但因此说我们没有了自己的哲学,也是不客观的。中国近代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哲学家——严复、康有为,对当时社会问题的探索、剖析和解决作出了巨大贡献。还有熊十力、牟宗三,他们可以称得上是世界级的哲学家,也是现代哲学史上中国哲学的高峰。

但是,中国的哲学家,还没有获得世界哲学界的高度认可,因为我们更多考虑中国的独特历史和本土文化的问题,考虑世界问题的意识还不是很强。西方哲学家则研究全人类的哲学问题,责任意识很强。西方哲学家并不十分接受中国哲学,他们认为中国的哲学是一种思想,而不是哲学。我认为这种说法并不科学。中国哲学虽然不存在西方哲学的形式,但哲学的内容是存在的。哲学源于共同的人性,西洋人有超越事实与价值的研究,而我们在先秦时代就已有这样的研究,老子、孔子都是代表,只不过没有哲学的名号,它们就被称为“道学”“儒学”。

 

6.作为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您认为儒学在当今国际上的影响力如何?我们又应如何输出我们的儒学?

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拓展与深入,儒学的国际地位日益上升。历史上,儒学最初由一个诸侯国的思想逐渐上升为整个中华民族的思想,影响力不断扩大;在宋明时期,儒学已走出国门,传入东亚,进入朝鲜和日本;近现代后,中外学术交流不断深入,儒学渐渐走进西方国家。我现在研究的课题之一是“美国儒学史”,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儒学思想在国际上已有较大的发展前景和影响力。

但是,我们需要明确的是,儒学不能也不应该谋求在哲学界的主导地位。世界哲学是一个百花园,百花齐放,哲学才有生命力。我们弘扬儒学,将儒学融入世界哲学的百花园中,努力培养使其成为茁壮成长的一支,就足够了。

 

7.哲学指导人生。请您为广大研究生学子推荐一本适合阅读的哲学著作,并从哲学的角度对我们今后的学习和工作提一些建议。

我推荐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这是冯友兰先生1947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讲课的讲稿,比较通俗,讲中国哲学主要的思想家和主要的观点,适合非哲学专业的同学来读;并把中国哲学的精神讲得很透彻,把中国哲学的问题融会贯通,虽然是一本小册子,背后却是相当深厚的中国哲学积淀。

最后送给广大研究生学子一句话:读经典,明责任,长智慧。多读中国哲学、人类哲学的经典。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自有其道理。读经典并不是单纯寻求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和享受,要通过经典明确我们对社会和国家的责任、担当和使命。任何学问都是智慧,无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哲学,彼此能够起到互相弥补和支撑的作用。哲学的智慧可以给其他学科的研究起助力和引导的作用,也服务于社会,引导社会。希望广大研究生学子在今后的学习和生活中能够多读经典著作,明确自身责任,增长智慧,以哲学指导人生。

令问维摩,闻名之如露入心,共语似醍醐灌顶。聆听大家的教诲,使我们如沐春风,受益颇深。在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程志华教授将哲学的诸多问题一一剖析,为我们打开了哲学的大门,使我们明白了何为“哲学”。在此过程中,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大学者的涵养和对学术的热忱,看到了真正的学者身上所具有的淡泊名利的态度和对人生境界的追求,此次访谈已成为我们可以受用一生的财富。

 

文字编辑:孙笑娟 张泽 郭星瑶

图文排版:梁